我永远喜欢王杰希。
拒绝任何形式转载么么哒~(^з^)-☆
 

【叶蓝】不是很懂你们游戏公司

我竟然真的写了…… 

        *阴阳师手游设定,SSR是原著国家队十四人,其他不变

       *游戏中战力不代表原著战力
  *私设斗技有邀请功能
  *戒阴阳师已久,很多设定都忘了【趴
  *OK请往下
  
  “一——发——入——魂——”
  蓝河瞪大了眼,恨不得从那举着狼牙棒的粉头发女孩身上瞪出个SSR来。
  听到音效的绕岸垂杨送上了准备好的嘲讽:“呵。”
  “还一发入魂,你这都入一下午了,抽出个SR没有?”春易老忍不住开口。
  “出了。”蓝河咬着牙回答。
  “清姬吧。”绕岸垂杨再次从鼻子里挤出个冷哼。
  “滚,看不起清姬是怎么地。”
  “看得起看得起,哎呦这点儿斗技开了吧?来来来搓一盘,我都不用黄少老韩,鸟姐姐分分钟教你做人懂不懂?”
  蓝河深吸一口气,我忍。
  他打开式神界面,看着那一串顶着“新”的觉,感觉整个世界都灰暗了。
  我这一周的伙食费啊,都喂了狼牙棒了。
  “不抽了?”上铺的系舟探头来看:“噗——可以可以,你这手气还是不错的,二十九个觉,至少强迫症一本满足。”
  “惊现蓝桥春雪大大三十抽全部坠机,求赞求赞求赞~”绕岸垂杨兴致勃勃地戳开了朋友圈。
  “唉,心好累。”蓝河向后倒去,又磕到了头,顿时生无可恋。
  “你说你,随便什么别的R都比这个有用啊。”春易老叹气。
  “诶你这不是还有一百勾吗?别怂,再来一发吧!”系舟撺掇,“今天把霉运耗光,说不定以后手气好点儿。”
  “再来也一样啊……”蓝河嘟囔着,却还是划开了界面,随手就画了个最简单的五角星。
  他非已经是常态了,这手游玩了两个月,除了系统送的雪女爸爸和刚氪出来的清姬,愣是没看到其他SR的影子,更不要提SSR了。
  “卧槽卧槽!老蓝老蓝!你你你你你——”
  “怎么了——”话音未落,蓝河便瞥到了金光闪闪的界面,不禁连舌头都打结了,“卧槽槽槽槽槽,黄,黄少?”
  “不!”系舟一把抓住他,差点从上铺折下来,“你抽到了叶·隐藏BOSS·自带外挂·官方儿子·斗技脸T·不修。”
  “叶……不修?”蓝河一脸懵逼。
  “不,是叶·隐藏BOSS·自带外挂·官方儿子·斗技脸T·不修。”系舟一脸深沉,“要叫全称,以示尊重。”
  “……哦……”蓝河感觉自己的智商hold不住眼前的状况,“这……叶……脸T……呃……十三个SSR里有他吗?”
  “呵,愚蠢的地球人。”绕岸垂杨一捋刘海,“连叶·隐藏BOSS·自带外挂·官方儿子·斗技脸T·不修都不知道。”
  “……你知道?”
  “不知道。”绕岸垂杨扯扯衣领,“你以为这是谁都能抽出来的吗?”
  那你装什么B!
  “靠我说明你人品不差脸还这么黑,抽卡前洗三遍脸都没用,原来是在这等着呢。”系舟一把夺过蓝河的手机,“这可是隐藏式神,老牛逼了!快试试快试试!斗技斗技!绕岸呢?快来两盘!”
  “等……”蓝河试图阻止,可已经来不及了,界面已经打开,绕岸垂杨的黑晴明站在五个SSR式神身后,看着对面那一排六星R和N级式神,脸上的烟熏妆显露出了一丝对非洲穷苦人民的嘲讽。
  “我还没带御魂啊……”
  “要什么御魂!”系舟怒斥,“你懂什么叫外挂吗?懂什么叫教科书吗?懂什么叫斗神吗?斗技之神!Understand?”
  不……我不懂……
  蓝河一脸冷漠,将叶·隐藏BOSS·自带外挂·官方儿子·斗技脸T·不修(他竟然真的叫这个名字)拖到了队伍中央,周围站着威武雄壮赛韩文清的草爸爸,兵俑,椒图妹妹和打火机。
  这阵型没问题吧,应该……
  没想到,刚要点确认,叶·隐藏BOSS·自带外挂·官方儿子·斗技脸T·不修竟然一叉手,摆了一个狂拽酷炫吊炸天的poss:“就这破阵型?”
  “……?”来自刚被游戏角色嘲讽了的蓝河大大。
  叶不修自顾自往地上一躺,叼着草道:“天邪鬼和椒图就不要了,换个更吃瓜的来吧。”
  ……妈呀游戏角色成精啦!蓝河猛地一抖,差点把魂儿抖出来。
  “慌什么。”系舟泰然自若,“这是系统设定。”
  厉害了我的系统。
  蓝河试探着问:“那你的意思是?”
  “换几个达摩吧,打赢了放放烟花也是好的。”叶不修竟然真的回答他了。
  ……槽点太多我竟不知如何吐起……
  “哦还有。”叶不修那张系统粗制滥造的脸上露出一丝嘲讽,“奶爸就不要了。”
  ……草爸爸:你看着我的蒲公英再说一次?
  “快点儿啊,不换哥不让你开始啊?!”
  蓝河双手颤抖着换下了草爸爸,带上了三个达摩,感觉自己的脑子可能被日了。
  “恩,这下差不多了。”叶·隐藏BOSS·自带外挂·官方儿子·斗技脸T·不修伸了个懒腰,从地上爬起来。然后屏幕上便出现了倒数,游戏自动开始了。
  ……我才是玩家……蓝河默默咽下一口血。
  游戏开始,叶不修速度第一,率先冲上去,一伞便捅倒了对面的DPS黄烦烦。
  蓝河看着自己心中的白月光,妖刀宝宝黄烦烦喷着血倒下并挣扎着冲叶不修竖了个中指,内心相当复杂。
  只有绕岸垂杨在对床嚷嚷:“我靠你哪来的六星速度御魂!”
  不,我不是我没有……
  然后他就看见叶不修冷哼了一声,对面一串人瞬间头戴火焰。
  兵俑:EXM???
  然而蓝河能做什么呢?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对面三个角色挨个上来砍叶不修,叶不修一边撑伞一边抽烟,悠然自得,连个血皮都没掉。
  蓝河:……
  “哎呦文苏没中啊,不错么,连我的被动四冠的嘲讽都MISS了,不愧是心脏被动。”叶不修潇洒地合起伞扛在肩上,“可惜速度太慢,又被哥给超了吧。”
  喻文苏:好气哦可我还是要保持微笑。
  “等着啊。”说着叶不修一挥伞,就打了个火。
  蓝河挣扎着爬起来:“我靠你连打火都会还带什么打火机!”
  叶·隐藏BOSS·自带外挂·官方儿子·斗技脸T·不修戳倒对面的术士,顿觉空气中心脏的气息少了一半,心情愉悦了许多:
  “点烟。”
  “……”
  那一天,人们再次回想起了。
  被一波带走的恐惧。
  和被叶不修支配的耻辱。
  
  TBC
  没后续了,游戏公司要削叶不修了。

评论(37)
热度(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