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永远喜欢王杰希。
拒绝任何形式转载么么哒~(^з^)-☆
 

【鸣佐】一百天的鸡飞狗跳【上】


【鸣佐】一百天的鸡飞狗跳
  “说真的,能把架子鼓打得那么帅的女生,我还是头一次见。心动了!青春啊啊啊啊啊!!!!!”
  洛克李一路兴奋地大吵大嚷,浑身上下燃烧着热血的气息,与身后无精打采,只偶尔嗯两声表示自己在听的金发少年形成鲜明对比。
  啊,请不要误会,他不是柳下惠也不是奈良鹿丸更不姓宇智波,漩涡鸣人表示他对妹子有足够的兴趣,只不过——请原谅他实在无法想象传说中能把架子鼓打得惊天动地而且还被洛克李看上的妹子究竟是个什么货色!
  要说洛克李其人,两个字形容,就是单纯,单纯到被小学班主任忽悠的专注训练一百天不动摇——你说跟他一个班出来的宁次和天天怎么没这毛病——此人到现在还认为接吻会怀孕,单纯到让人火大,而且审美观有严重不足……偏偏此类生物一旦恋爱起来简直是杀伤力巨大势不可挡,于是漩涡鸣人就这么被强迫牺牲了打电玩的时间跟随小李来到市中心广场看传说中“超炫超帅气的街头摇滚。”
  虽然听牙他们提起过无数次,见到真货时还是被彻底震惊了。那姑娘穿着一件大胆的露腰条纹背心——虽然SIZE有点让人遗憾,带着黑色露指手套,上面还镶了两排铆钉。此时正值乐曲高潮,少女随着节奏夸张地摇摆身体,甩着一头利落的粉色短发,鼓槌挥得眼花缭乱——真心帅爆了!
  正当一帮围观群众的小心肝被戳中,纷纷拿出手机拍照时,鸣人的注意力却被吸引到了哪个键盘手身上——事实上,大部分人都完全无视了这另一位演出的参与者。大概是少女太帅太抢镜,又或者是他真的太低调。那键盘手只很普通地穿着白T恤黑夹克,袖子挽到手肘的位置,似乎根本没在意周围的情况,只一心一意专注于眼前的琴键,站位也比较靠后。
  仔细看看他其实长得不错——看上去跟鸣人差不多年纪,身姿挺拔,带着一点这个年纪的少年独有的纤细,皮肤白净,五官精致,飞舞在琴键上的手指灵活修长——简单来说就是那种很招女生喜欢的类型。
  漩涡鸣人的心情忽然变得有些微妙。
  恰逢一曲终了,少女帅气地做了个抛接鼓槌的动作,敲下最后一个音。在一片欢呼声中,漩涡鸣人拨开人群,鬼使神差地向着场中走去,并没有看那名敲架子鼓的少女,而是径直走向了那键盘手。
  他对着正用手背擦汗的少年伸出手。
  “约么?”
  漩涡鸣人,年十七,恋爱经验零,在今天,表示,他心动了。
  ————————————————————————————————————————————————————
  半小时后,四人已经坐在了街边一乐拉面的店铺里,架子鼓少女被瓜皮头“爱的告白”弄得满头黑线疲于应对,键盘手撑着下巴望天花板,漩涡鸣人呢?他正用装满冰块的茶杯冰镇自己乌青的眼圈。
  “春野樱,鹰私立学校高三。”少女终于摆脱了情窦初开的热血少年,挺豪爽地凑了过来,又伸手指了指那个键盘手,“他是宇智波佐助,跟我同班。”
  “漩涡鸣人,木叶高校的。”
  “鸣人啊~”春野樱很自来熟地拍了拍鸣人的肩【鸣人差点一口老血吐出来】,“说实话,从小到大找佐助君告白的女生我见多了,男的你还是头一个,勇气可嘉。”
  “……那你也不用下这么重的手吧……”漩涡鸣人哀怨地将手里的杯子换了个手。
  “抱歉啊,因为你真的让我很火大。”小樱满不在乎地耸耸肩,“况且我只用了一半的力。”
  ……那还真是谢谢啊……
  “不过说起来,现在这种街头摇滚还真是不多见啊。”鸣人挠了挠头,“其实我也玩过两年,在小乐队里当吉他手,不过上高三以后老妈说影响学习就给禁了。”
  “理解啦理解。”小樱顺手抄起鸣人手中盛满冰茶的杯子一口闷了下去,“老爸老妈一直唠叨烦死了啊。原本我们乐队有五个人的,都因为高考,排练都不来,只好找了佐助君,听说佐助君学过钢琴,正好凑个键盘手。”
  “那你们呢?你们不用高考的吗?”
  “啊,与其说不用,其实是无所谓啦。”小樱笑眯眯地放下杯子,“佐助君是优等生,这种考试没什么压力啦,我已经和木叶大学签约了所以高考之类都无所谓。
”  
  啊,死学霸。鸣人露出一个悲愤的表情。
  “小樱小姐!”刚被打发走的洛克李同学再次一脸激昂地冒了出来,“你要的绿茶我替你买来了!”
  “多谢。”小樱勉强撑起一个笑容,“那么,找零呢?”
  “咦?”小李呆住了,“可我记得你给我的是正好的钱……”
  “不。”小樱一脸坚定,“一定有的,你没看到是因为你的器量不够,局限于眼前的事实,而没有看到事物的本质。”
  “哦!原来如此!真是太青春了!”于是小李再次燃了起来,一路冲出了拉面店。
  “……”
  “别那么看着我。”小樱脸上的笑容又加深了几分,“都是跟佐助君的哥哥学的。”
  于是刚刚一直被提到同时也一直被当空气的佐助君和蔼地捏碎了一个杯子。
  他站起来:“我们走吧。”
  “诶?”小樱眨眨眼,“好吧,总之,鸣人君,认识你很高兴,有时间还来找我们吧,我们这几天都在市中心的。”
  直到两人走远了,鸣人才如梦初醒般地反应过来。
  “等等说好的拉面钱AA制呢我说!”
  ——————————————————————————————————————————————————————————————————
  “哈哈哈哈,鸣人你还真是勇士啊~”
  “所以说……”鸣人把自己的的脑袋埋在了课本下,“为什么大家都知道了啊!”
  “你自己的壮举还拍别人知道么!”牙毫不留情地抽出鸣人手上的书,“自己去搜搜,马铃薯卫视本周最热,‘男学生中心广场当众告白,不为女神竟向同性’,‘全名女神新标准,槌敲架子鼓,拳打告白男’,等等等等一堆,挤了整整三页。切,早看出来你是个基佬!”
  “同性有什么的啊我说!这是真爱啊真爱!”
  “是是是,真爱。对一个摇滚小哥一见钟情你也是醉了。”
  “可是你不知道啊牙!”鸣人不满地夺回牙手中的书,“佐助真的超漂亮啊我说,你说一个男人长成那样浪不浪费!超级白的啊我说。”
  隔壁桌的雏田同学捂着破碎的玻璃心冲出了教室。
  “是是是。”牙伸手在鼻子前挥了挥,“把你那痴汉的表情收起来,恶心死了。”
  “哪里有啊!牙你只是没见过而已!”鸣人据理力争,“要不今天下午你跟我一起去市中心广场,亲眼见过你就知道了啊。”
  “你还要去啊……得了吧,比起摇滚什么的还是雏田那类温柔娴静一点的更好一些……咦雏田呢?”
  “唉~”隔壁桌的奈良鹿丸同学无比忧郁地叹了口气,“恋爱什么的,真麻烦啊……”
  “好了好了大家安静坐好。”姗姗来迟的旗木卡卡西老师拍了拍讲台,“不管是什么有趣的话题都打住……现在开始发上次化学月考的成绩。”
  一句话威力堪比酸雨,瞬间刚刚还活力十足的小苗就蔫了一片。
  “那么第一名,日向同学,考得很不错啊,继续加油……咦?不在么?”
  “第二名是奈良同学,其实你最后一题不写‘太麻烦了不想做’是可以考第一名的,我看见那句话有点火大就没忍住多扣了一点。”
  “……切,真麻烦啊。”“学痞”奈良鹿丸同学换了个姿势继续睡。
  “……那么,最后一名依然还是你,鸣人君。”万年颓废脸的卡卡西眉毛又往下耷了点,“我真的不想说你了啊,到现在空气中体积分数最大的部分还写氧……”
  “可是氧气多一点不好么我说!”
  “是是是。”旗木卡卡西老师无奈的将那张画满了对勾的卷子递上去,“如果不是水门老师专门找我谈话我也不想管的啊,要这样下去你妈妈要生气了啊……”
  想到家里那只“血红辣椒”,鸣人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所以说,放学后到办公室去,带好课本补习,明白了吗?”
  “可是,我今天下午要去……”鸣人跳起来,又乖乖坐了下去,“知道了我说……”
  ——————————————————————————————————————————————————————————————

评论(6)
热度(32)
  1. iwillie一条沉迷搞事的咸鱼Prp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