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永远喜欢王杰希。
拒绝任何形式转载么么哒~(^з^)-☆
 

【鸣佐】一百天的鸡飞狗跳【中上】

*别问我中上是什么,我只能说过着狗一样的生活保证不了更新量了【望天】

*有带土和卡卡西的微型闪光弹,雷者注意躲避

*上文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都半个月了卡卡西老师这次为什么这么敬业啊啊啊啊!!!!!!”
  卡卡西式补课洗礼再一次成功地给鸣人脑子里塞满了酸碱盐,鸣人表示自己快被置换了。
  正当他满口抱怨地走到校门口时,碰巧撞上了一株蘑菇,恩,他就像一株蘑菇,蹲在“木叶学院”的牌子后面,穿着一件上世纪的暗紫色的袍子,露出一个萧条的背影。他就是一株蘑菇……就是大了点。
  “鸣人啊……”
  蘑菇开了口,幽怨的转过头,露出一个恶俗的,奇特的,中二的,深井冰的,审美观奇特的橙色圈圈面具。
  “吓!”鸣人忍不住退了两步,“你你你不会是……带土叔?”
  “有六年不见了吧。”宇智波带土朝他挥了挥手,依旧保持着蹲在地上的姿势,“你竟然还认得出我。”
  ……废话这个世界上审美观偏差到这种地步的人除了您还有谁吗?当然这种话不能说出来。
  对于宇智波带土,鸣人的印象分外单纯,简单概括……他有病。
  小的时候他和卡卡西经常一起来水门家玩,当时鸣人还小,原谅他第一次看见那个橙色面具真的吓得不轻。面具君手里举着棒棒糖“引诱”他,隔着面具似乎都能看到脸上的红晕。好在鸣人笨是笨了点直觉还不错,死命摇头就是不吃,于是面具君啊哈哈哈地笑了说哎呀你好讨厌啊浪费人家心意,然后忽然放低了声线凑过来说“哼其实我是宇智波斑我给你糖就是为了诱惑你让你爱上吃甜的然后跟我一同知晓蛀牙的痛苦吧”然后忽然有换了个声调说“我是谁也不是的男人,我要用物质的满足破坏小孩子的精神力然后在这个虚假的世界未来的火苗也会被熄灭然后和我一起进入梦境吧梦境才是真实的”等等等等发表了一系列会被查水表的言论。
  鸣人很单纯,所以他胆小;鸣人很胆小,所以他哭了;鸣人哭了,于是卡卡西机智勇敢地把面具怪人拎走了;因为拎走了所以鸣人再也没见过他,世界也没被毁灭,甚至那之后有一段时间卡卡西在鸣人眼里是奥特曼一般的存在——只可惜童年美好的幻想注定会死在化学考卷上,于是鸣人只是偶尔想起那个毁了自己童年的怪叔叔时会抬头望天一秒钟对胎死腹中的报社计划表示真诚的庆幸。后来有幸听说他叫带土,貌似他和卡卡西一样都是水门老爹的学生——只可惜男神水门大大一届男神费尽心思教出来的学生一个是颓废的帅大叔另一个是精分的神经病。
  “哼。”面具报社怪哼了一声,“六年不见你还是一样蠢。”
  ……这话就你没权利说吧我说中二精分晚期!
  忍耐忍耐,妈妈教导我们不能跟神经病计较否则我们也会变成神经病。
  “带土叔你在这里干什么啊我说。”
  “这话该我问。”带土幽幽站了起来,“听说最近卡卡西在帮你补课啊。”
  “是这样的没错……”
  “你知道么。”带土的眼神阴森森的,“就因为给你补课,卡卡西已经整整半个月没回来做饭了。”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么我说……
  “都是你的错。”带土走近了些,“半个月以来每天晚餐只能吃泡面的心情你懂么?恩?我要报社信不信?”
  “……所以说……”鸣人花了几秒钟把思路纠正回来,“这种事你直接跟卡卡西老师说不就行了……”
  “你开玩笑么!卡卡西工作那么辛苦我怎么可能再去烦他!”
  卧槽所以你就来烦我么!
  鸣人深吸了一口气。
  “带土叔我先走了你不用送虽然我知道你大概也不会送总之后会无期我说!”
  ————————————————————————————————————————————————————
  “所以说,就是这样。”卡卡西头痛地揉了揉眉心,“从今天开始,你可以不用来了。”
  “耶~卡卡西老师万岁!”鸣人扑上去附赠了一个大大的拥抱,然后转身冲出了教室。
  “等等,我说你可以不来补课没说你可以旷课,还没放学呢你给我回来!”
  卡卡西悲痛万分的呼唤没能成功召唤回鸣人,后者已经带着飘飘然的心情冲刺在通往青春的道路上了。
  到了中心广场鸣人意外地发现乐队还没散场,内牛满面心说半个月了我终于赶上了同时也注意到摇滚的队伍里似乎多了几个人——红发的贝斯手,蓝白色头发的主唱和一个高大魁梧站在旁边看上去是打零工的。当然最受他关注的还是宇智波佐助,这次他貌似没打算继续玩低调,穿了一件宽领口的黑色长袖衫,从正面能看到整片锁骨和小半个肩膀,惹眼得要命。
  他们演奏的是一首鸣人没听过的英文歌曲,即使像听天书一样鸣人还是耐心地等到了乐曲终了,然后从人群里挤了出去。
  “佐助!”
  “等等!”
  鸣人正想扑上去撒个娇顺带吃点豆腐,嗯咳!顺带诉说一下分别几天的烦恼,那个红发的贝斯手已经大义凛然地挡在了鸣人面前。
  “就是你吧,纠缠佐助的人!”
  ……其实我们才见过一次面说的话都不超过三句哪里算得上纠缠啊我说……
  红发姑娘丝毫不理会鸣人一脸卧槽的表情:“我告诉你啊,佐助是我们大家的(?),不要妄想告了白就能把人拐走,先过了老娘这关再说!”
  佐助皱了皱眉:“香磷!”
  “嘛佐助你就别管那个蠢女人了,在把你嫁出去之前我们作为你的死党一定会先帮你好好把关的!”发色蓝白相间看上去滑溜溜(?)的主唱搭上佐助的肩。
  “水月!”by佐助和“蠢女人”。
  “……”鸣人还没搞清楚状况。
  “嘛~一句话两句话大概说不清楚。”小樱放下鼓槌,揉了揉沾上汗水的短发,“去吃拉面吧,AA制。”
  “才不去啊我说!上次也说是AA制结果最后还不是我一个人全包了!即使是拉面如果要为难我的小青蛙的话我也是决不会屈服的!”挂着一副大义凛然的表情,鸣人咽了口口水。
  “什么小樱你太不厚道了!”香磷扑上去一把揽住小樱,“去吃拉面竟然不叫上我!”
  等等重点是这里吗?还有为什么眼前明明是两个妹子却有一种糙汉群集得即视感啊我说!
  “咳咳。”现场的正牌糙汉——虽然一直没什么存在感——那位疑似打零工的干咳了两声,“这位是漩涡君吧,我是天秤重吾,佐助的同学,也是乐队的一员。”
  “乐队的一员??!!我还以为你是打工的我说!!”
  “……”
  “哈哈哈哈哈~”香磷笑得格外豪爽,“你已经是这个月第七个这么说的了。”
  第七个……鸣人低头看了眼表,六月四日。
  “重吾是调音师。”相比之下佐助的画风显得正常多了。
  看不出来啊,外表糙汉内心纤细,外表萌妹内心汉子,佐助身边都是什么人啊我说……
  “去吃拉面。”佐助一锤定音,“AA制。”
  —————————————————————————————————————————————————————————————————————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