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永远喜欢王杰希。
拒绝任何形式转载么么哒~(^з^)-☆
 

【平良+汉初F4】韩信说他的内心毫无波动

今天终于找到组织了啊啊啊啊啊!兴奋产粮。

现代校园P,OOC注意!

    “陈平,我正要找你——”
  韩信推开门走进活动室的时候,陈平正直起腰来,扭头看见他,带着迷人的微笑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于是后半句话就被硬咽了回去。
  陈平很满意地后退了几步,于是韩信就看到了原本被他挡住的张良趴在桌子上睡得正香,身上还盖着一件明显不属于他的外套。
  “他睡觉轻,我们出去说。”这话虽然是对韩信说的,但陈平的目光自始至终没离开张良。
  “……”
  ***
  “说实话,我觉得他俩有一腿。”晚上,韩信在寝室里向两位室友讲述了上午的所见所闻,并以这句话作结。
  萧何点头表示赞同:“我这么想很久了。你知道吗?上次我看到他们俩的寝室钥匙上拴的是同款钥匙链,当时还以为是巧合,后来发现他们连钱包卡套手机壳都是同款的。”
  “女高么他们俩……”
  “我去问了。”萧何道,“结果张良跟我说,这只是因为他们审美意外的相似,呵。”
  “……”刘邦说,“上次张良扭了脚,本来没什么大事,结果陈平愣是帮他跑了一周的腿。”
  “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韩信接道,“后来张良为了报答他帮忙把他的寝室打扫了一遍,隔壁大妹子对樊哙都没这么贴心。”
  “上学期陈平熬夜写论文,张良还帮他买了花茶。”萧何冷笑,“说是咖啡对身体不好。”
  “还有上次跟楚大的搞辩论赛,其实本来陈平跟项羽是故交,忽然莫名其妙跑来帮才认识一年的张良查资料,气得项羽差点提刀上门砍人。”刘邦一开口就是大新闻。
  韩信刚要接话,门开了,陈平春光满面地走了进来。
  “跟女孩约会去了?”刘邦看着陈平的表情感到一阵恶寒。
  “哪儿呀,是张良。”陈平摆摆手,漫不经心道,“图书管里碰上的,碰巧拿的同一版报纸,就实事版的内容讨论了一下,一不小心就这么晚了。”
  “哦。”萧何微笑,“你们三观那么和干脆去结婚好了。”
  “说什么呢。”陈平无奈笑道,“张良是知己。”
  “哦,那按照你的标准,我们都没有知己。”韩信微笑。
  “你们也是知己行了吧,怎么一个个阴阳怪气的。”
  陈平耸耸肩。下一秒,寝室的灯却仿佛承受了什么不可描述之痛,闪了两下,灭了。
  ***
  “选专业时一时爽,写论文时血与泪。”刘邦哀嚎一声,倒在了桌子上。
  韩信萧何一脸生无可恋,身背学神buff的张良微微叹了口气,继续翻着手头的专业书。
  “咦?你们都在啊。”
   陈平裹挟着寒气,拎着热腾腾的外卖走了进来,他向韩萧刘三人点点头算是打招呼,直接走到了张良身边:“论文还没搞定?不像你的风格啊。”
  “差不多了,趁现在多准备准备答辩,我可没你那么胸有成竹。”张良笑道。
  “我那是破罐子破摔。”陈平大笑,顺带把手里唯一一份外卖放到了张良手边,“没吃饭呢吧?我这份给你了。”
  “多谢,不用了。”张良笑着摇摇头,“我不饿,你吃吧。”
  “其实我也不是很饿,中午吃多了。你多吃一点,看书费脑子,血糖要跟上。”
  “那个……”刘邦默默开口,“你们都不要的话可以给我吗?我是真的饿……”
  “隔壁永X大王,今天牛肉面打折,电话XXXXXXXX。”陈平看都没看他一眼。
  “……”刘邦。
  陈平打开了外卖盒子,把酱汁拌好,直接夹了一筷子送到张良嘴边:“那咱们一起吃。”
  张良无奈地笑了笑,把书扣在桌子上,就着他的手吃了一口。
   “……我们其实是空气对吗?”刘邦一脸木然。
  沉默良久,良心担当萧何开口:“要不我下去帮你们买饭?”
  “不用。”韩信“咕咚”一声,仿佛咽下了什么东西,他微笑道,“我已经饱了。”
  ***
  身为汉大第一美男子,陈平什么都可能缺,就是不缺桃花。
  被女孩子约到某棵开了花花瓣满天乱飘的树下,听对方红着脸说出:“学长我喜欢你,请和我交往。”这种话,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陈平?你在这儿啊,我找你好久——”
  但也不是每次都会演变成这种情况。
  韩信站在张良身后,已经挂上了看好戏的表情。
  张良愣了一下,很快便恢复了日常温和微笑的表情:“抱歉打扰了。”
  “哦没事,你等等。”陈平转身面对着女孩:“收到你的青睐我很荣幸,但抱歉,恐怕我不能回应你的心意。”
  女孩猛地颤抖了一下,低头咬着嘴唇,眼中闪着水光:“我……我……是我哪里不好吗……”
  “你是个好女孩。”陈平将纸巾递给女孩,温和道,“但我没你想象得那么好,其实我粗神经得很,也不擅长哄女孩子。可能我喜欢与我有共同话题的人,能聊起来,审美也类似就更好了。”
  “像张良那样的?”韩信忽然开口。
  陈平愣了一下,很快又笑道:“张良当然很好……”
  姑娘愣住了,连哭都忘了,看看张良,又看看陈平,脸慢慢地红了。
  “祝你们幸福!”
  她捂着脸,跑远了。
  “这是怎么了?”陈平脸上写满了愕然。
  “哦,没什么。”韩信的声音是如此温柔,“她刚刚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
  “韩信!太好了遇见你,我晚上要去导师那里,手机没电了,你帮我跟张良说一声,顺带提醒他吃饭。”
  “……”你们是在热恋期吗!
  “说实话,陈平。”韩信努力保持平静,“你不觉得你和张良的关系太亲近了吗?”
  “恩?我觉得还好啊,我跟你们也很亲近啊——毕竟每天晚上还睡一起呢。”
  “可你从来不帮我们带外卖,打水,有的时候根本懒得搭理我们,可你对张良从来都是有求必应。”
  “张良是好兄弟啊。”
  “陈平同志,我们从初中开始同班,共同逃课共同作弊的交情已经被你淡忘了么?你和张良的才认识一年多吧?”韩信微笑着捏紧了拳头。
  “你们是糙老爷们啊。”陈平笑道。
  ……敢情你把张良当小姑娘?需要你呵护的娇花?去年辩论赛被张良彬彬有礼地辩到差点哭出来的项羽跟你急哦?
  “唔……张良是有些不同的。”陈平眯起了眼,“大概是看脸?”
  “……”
  “总之我先走了,你要是省话费帮忙发个短信也行,谢啦!”陈平抱着资料跑远了,留下韩信一个人风中凌乱。
  “……”
  韩信看看天,看看地,对着路边的野猫打了个喷嚏,觉得治不好自己破碎的心灵了。  
  于是他拿出手机,平静地编辑了一条短信,平静地点了发送,内心毫无波动,而且并不想笑。
  【张良,陈平说他喜欢你很久了。】
  妈的,还没完没了了。
  FIN

评论(11)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