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永远喜欢王杰希。
拒绝任何形式转载么么哒~(^з^)-☆
 

【平良+汉初F4】萧何说做个有脑子的人真累

OOC!真的OOC!信我!

上次那篇的后续,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萧韩萧有……写着写着他俩就CP了……    


       “哦。”萧何和善地微笑,“你的意思是他们两个能够正式宣布在一起,是你在后面作的推手?”
  “但你要知道,他们两个顶着知己的名头秀恩爱实在是太令人不爽了。”韩信很是愤愤,“所以机智如我,就顺手推了一把。”
  “是啊。”萧何的脸上写满了生无可恋,“经过机智的你的努力,他们两个现在已经可以明目张胆地和快餐店的老板说‘给我们一份情人节特质情侣套餐’了,这确实是不小的突破,你真是好棒棒,给你点赞。”
  韩信忍不住想了想那画面,确实感觉脊柱窜上一股凉气,于是没声了。
  ***
  “怎么样,搞定了?”
  陈平裹得严实,头上却出了一层薄汗。张良见了,将桌上的纸巾往他那边推了推,微笑道,“答辩过了,这下寒假是真的来了。”
  “修古文学的就是辛苦,古人诚不欺我。”陈平忍不住感慨,顺带将手里拎的袋子放在了桌子上,“双皮奶,趁热吃。”
  张良忍俊不禁:“你这是养宠物?天天带不同的东西来喂我。”
  陈平到真眯起眼思索起来:“唔,你若是宠物,必定是狐狸。”
  张良又笑了:“我是狐狸,你就跑得掉了?”
  于是两人深情对视许久。
  “……他们果然当我们不存在……”与二人只有二十厘米相对距离的刘邦感觉受到了成吨的伤害,一声单身狗的悲鸣卡在嗓子眼里,随时随地都可能被吐出来。
  “呵。”相对距离一百厘米的韩信发出一声冷笑。
  相对距离一百八十厘米的萧何面无表情地盯着韩信,心说这锅追根究底还不是你的。
  或许是那两人的虐狗气息辐射范围太过广大,又或许是五个人排排坐其中三个表情还相当狰狞的画面实在太过诡异,在这间本应很热闹的休息室,他们五个周围方圆五米愣是一个人都没有。
  在诡异的气氛中,二人从善如流地消灭了两份双皮奶。然而他们拒绝各吃各的,坚持一起分享一份,吃完深情对视半分钟,然后再鼻尖碰鼻尖地一起分享另一份。
  “感觉跟你一起吃了半个月,我身材不保啊。看来汉大第一美男子要易主了。”陈平将垃圾收进袋子,半开玩笑地开口。
  “是啊是啊。”张良故作认真地附和道,“我也觉得每天在学习的时候吃甜点不是很好。”
  然而你还是从图书馆搬到休息室来了,为了吃陈平带的甜点。萧何默然。
  “算了不想了,大不了明天开始一起跑步。”陈平懒洋洋地靠在了椅背上,露出了饕足的表情。
  “好,男子汉一言九鼎,我明早就去叫你。”张良看着他,再也收不住脸上的笑意。
  “啊?我就说说的啊。”陈平眉毛都皱在了一起,脸上却还是笑得无比灿烂。
  于是两人继续深情对视。不过凭借自己超过一百五的智商,萧何读出来这两人其实是用眼神接了个吻。
  然而他能做什么呢?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汪汪叫。
  他只能一边磨牙,一边按着韩信强逼他扭过头去:“别看,当心长针眼。”
  ***
  神说要有光,于是世界上就有了光。
  神说要有爱,于是世界上有了狗。
  萧何看着瘫在床上哀嚎的韩信,发出了这样的感叹。
  “萧哥!”韩心终于抬起头来,泪眼婆娑,“你造吗?那两个混蛋,他们不系银!不系银!嘤嘤嘤嘤……”
  “不你等等你欧欧西了……”萧何后退几步——看着一个高大威武的汉子露出这种小媳妇一般的表情实在太惊悚了。
  “哦。”韩信用一秒钟时间恢复了人设,仿佛刚刚那一幕只是一条不知名咸鱼的笔误,“欧欧西是什么?”
  “智商一百以下的人不能理解的魔咒,兄弟你就不要深究了。”萧何挥挥手。
  “我总觉得你在骂我……不过算了。”韩信又恢复了悲愤的表情,“那另个人!关键是那两个人!他们竟然真的去晨练了啊啊啊啊啊啊!我靠这世界上还有地方能给体育系的单身狗舔伤口的角落嘛!”
  “你看见什么了?那两个人喝了同一壶水?这事在他们还是‘知己’的时候就发生过啦你别大惊小怪的。”
  “不止。”韩信用尽全身力气冷笑一声,“他们……他们竟然穿的同款运动服!一边跑一边深情对视!后来陈平跑不动了张良还拉着他跑!拉!着!他!跑!我靠跑完了还互相帮对方擦汗!我靠我靠我靠他们两个自己不觉得自己恶心吗!”
  “……是……有一点……好吧是很……”萧何再也维持不了悲天悯人的面具,皱着眉按住了胸口。
  “我不行了!我不行了!”韩信摔到床上,抱着枕头滚来滚去,“谁来阻止他们!谁都好阻止他们啊啊啊啊啊啊啊。”
  萧何看着他,把溜到嘴边那句“你晨练完还没洗澡能不能不要抱着我的枕头在我的床上滚来滚去”咽了回去。
  “哎呦这是怎么了。”冲完凉正拿着毛巾擦头发的刘邦推门进来,“在聊什么?陈平张良吗?”
  “你说什么?”萧何面无表情,“我现在听不见那两个名字。”
  “真是他俩?”刘邦露出了一个惊奇的表情,“我正想问你们怎么回事呢,我刚刚好像看见他们俩在吵架。”
  “吵架?!”韩信立刻原地复活,一个鹞子翻身蹦起来,撞到了床板,然后以屁股向后平沙落雁式摔回了床上。尽管如此,他还是坚持用腐朽的嗓音喊道,“吵架?真的假的?卧槽我的许愿灵验了?那我许愿我考试一科不挂好了。”
  不……tan90°,这个难度比较高……萧何再次错过了重点而坚持了吐槽。
  “好像是吧,我看见了,两个人表情语气都挺严肃的。我认识他俩以来头一次看见他们对彼此那个表情,应该没事吧?”
  “我靠!万岁!我就知道!秀分快!秀分快!”韩信再次在床上打起了滚。
  不。在这样一片洋溢着欢乐与单身狗翻身的氛围中,萧何依然深沉——以他超过一百五的智商,分分钟就意识到了,那两个人会吵架?我怎么那么不信呢?有个词怎么讲来着?明撕暗秀?
  果然,五分钟后,陈平推门进来,依然笑容灿烂。
  “我靠。”韩信依然毫无察觉,“你从失恋的漩涡中走出来倒是挺快啊。”
  “失恋?我什么时候失恋了。”陈平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和阿良?tan90°,这个难度比较高。”
  很好,你秀恩爱就算了,还抢我台词!萧何磨牙。
  一早上受了两次打击,韩信的小心脏显然有点支持不住。他两眼发直,口中默念:“不我不信,说好的秀分快呢……”
  “秀分快,非真爱啊。”陈平又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放下毛巾又再次出门了,哪怕是韩信也能猜到他肯定又是买甜品去了,于是萧何的枕头床单又一次遭了殃。
  我就知道。萧何很深沉,一切不以分手为目的的吵架都是在秀恩爱。
  “咳,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刘邦挠了挠头,“一切不以分手为目的的吵架都是在秀恩爱。”
  很好,你他妈也抢我台词!萧何觉得这寝室没法呆了。
  ***
  第二十次在晨练时目睹虐狗情景的韩信,已经能平静地接受这一切了。
  比起一开始的鬼哭狼嚎,躺在床上装咸鱼已经算得上平静了。
  萧何已经彻底接受了这一切,现在他每天早上把陈平的枕头被子搬到自己床上。韩信要蹭就蹭他的好了,这锅怎么着也轮不到他来背。
  韩信一脸生无可恋,萧何瞥了他几十眼,最后清了清嗓子,放下了书。
  “其实也不是没办法。”
  “啊?”韩信愣了。
  “阻止那两个家伙秀恩爱的方法。”萧何微笑,“你听说过以毒攻毒吗?”
  “?”韩信彻底懵逼了。
  “组织两个人秀恩爱的最好方法,就是比他们更闪。”萧何似乎笑得别有深意,“阿信?你有兴趣试试么?”
  韩信懵逼了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
  “我靠……”最终,韩信虚弱地开了口,“萧何,我把你当兄弟……”
  
  ***
  刘邦:EXM?有人问过我的感受吗?

评论(2)
热度(24)